郑佩佩:儿女一箩筐,母爱大不同

发布时间:2010-10-19 15:23    来源:《婚姻与家庭》杂志    作者/ admin

郑佩佩,中国武侠电影第一代动作女星,有“武侠影后”的美誉。从1963年拍摄第一部电影《宝莲灯》算起,至今已叱咤影坛近50年,参与过数百部影视剧的拍摄。动作明星,又是女性,人们往往不假思索便判定她一定是“吃青春饭”。然而郑佩佩却创造了一个奇迹:她的

 

郑佩佩,中国武侠电影第一代动作女星,有“武侠影后”的美誉。从1963年拍摄第一部电影《宝莲灯》算起,至今已叱咤影坛近50年,参与过数百部影视剧的拍摄。动作明星,又是女性,人们往往不假思索便判定她一定是“吃青春饭”。然而郑佩佩却创造了一个奇迹:她的艺术魅力数十年经久不衰,经典如《唐伯虎点秋香》《卧虎藏龙》,便是她奉献给不同年代影迷们的礼物。

虽然拥有如此辉煌的银幕成就,但这些却并不是郑佩佩最感骄傲的。最令她自豪的,永远是她的4个孩子:大女儿原丽淇、二女儿原和珍、三女儿原子和小儿子原和玉。事业有高峰有低谷,而她给予孩子们的爱,却从来不曾改变。4个孩子现在都已成年,他们各有事业,性格各异,但无一例外,都与妈妈关系亲密、相处融洽。郑佩佩常说,做母亲是一件需要不断学习的事情。她从中学到的,就是母爱的智慧。

母爱是奉献、是关怀、是包容,母爱还是一种智慧。对于大多数母亲来说,她们对孩子的爱往往专注于前者而有意无意地忽视后者。没有智慧,“奉献”常常造就“自私”,“关怀”变味成“大包大揽”,“包容”更会越位变成“纵容”。在注重亲情伦理、缺少个人主义传统的东方家庭,许多母亲对子女掏心挖肺地好,自己过得苦不堪言不说,结果还不能从子女那里得到应有的爱的回馈。尤其子女成年后,沟通不畅甚至会直接造成父母与子女关系的疏离。

郑佩佩很幸运,她在中国长大,又有在美国生活的经验。4个孩子的养育过程,更像一门循序渐进的课程,让她学会如何做母亲。2010年7月,郑佩佩忙于拍摄电影《回马枪》,在拍摄空当,接受了笔者的采访。她说:“每一个孩子都是不同的独立个体,要学会尊重他们,耐心寻找和每一个孩子最恰当的相处方式。不要因为自己是母亲,就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粗暴地强加给他们。”

她的4个孩子,每一个的性格、兴趣、习惯等等都很不相同,她和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独特的相处之道。

热爱自由的老大,妈妈从不干涉她自由

在郑佩佩眼里,老大淇淇最大的特点,一是聪明,二是敏感。她极有主见,却又并非不能听取意见,但旁人的意见最好用委婉的方式提出,所谓“响鼓不用重槌”。

1999年郑佩佩接拍李安导演的《卧虎藏龙》,剧组规定开拍前要先练5个月功,淇淇从美国来探班。有一天郑佩佩一进宾馆房间电话就响了,接起来一听,是张震,张震直截了当:“我找淇淇。”

郑佩佩满心疑惑:原丽淇不认识张震啊,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熟?但她清楚女儿个性,把好奇和担心压在心底,只是把电话递给女儿。

女儿挂了电话也不解释,直接洗澡去了,留下郑佩佩自己一个人心里猜疑。晚上,母女俩看完话剧回到饭店,已经将近11点了。原丽淇给张震打了个电话就出去了。

女儿走后,郑佩佩心里七上八下,正好发现她忘记带房卡了。她本可以借此给女儿打电话让她回来取,顺便打探下女儿的行踪。不过她没这么做,大女儿个性极强,热爱自由,最不喜欢人管她,如果自己疑神疑鬼,恐怕适得其反。

郑佩佩忐忑不安地上床,习惯早睡早起的她,心里一直挂念着要给女儿开门,怎么也睡不好。郑佩佩迷迷糊糊躺到后半夜,女儿才终于回来。郑佩佩一看表,已经凌晨一点了。

一进门,淇淇一直笑个不停。郑佩佩虽然很好奇,但只是提醒她:“都这么晚了……”淇淇放低声音,笑够了,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仔仔细细告诉了妈妈。原来张震的助理交了个日本女朋友,他不懂日文,她不懂中文,两人英语也不咋地。两人本来天天通电邮,但剧组马上要去新疆拍戏,上不了网,所以助理预备了两个星期的明信片,准备每天寄一封。要原丽淇过去,是想让她帮忙翻译情书。

“淇淇从小就聪明,但个性不羁,最怕别人管着,我也是碰了许多钉子之后,才找到现在的相处模式,充分地信任她。”

至于原丽淇比别的孩子敏感、细腻,则是有了老二原和珍以后,郑佩佩才慢慢察觉的。同样是上幼儿园,如果放学后妈妈晚来了一分钟,原丽淇远远看到妈妈,保准放声大哭。郑佩佩形容:“那声音响得整个学校都能听见。”而老二原和珍(珍珍)就完全不一样。珍珍上幼儿园的那段时间,郑佩佩拍片子比较多,接孩子常常迟到,最多时迟一个小时。珍珍看到妈妈绝对不会哭,还会礼貌地跟老师打招呼,等转身上了车,大颗大颗的眼泪才开始扑簌簌往下掉。也是从那时起,郑佩佩开始隐隐觉得,同是自己的孩子,竟有这么大的差别。

 #p#分页标题#e#

最有担待的老二,妈妈可以找到依靠

隐忍、体贴、有担待,这是郑佩佩对二女儿原和珍的评价。在原和珍面前,是郑佩佩最能放下做母亲架子的时候。不论生活上,还是事业上碰到难题,郑佩佩最乐意倾诉的对象,也是原和珍。郑佩佩说,做母亲的也不总是一直强大,母亲也有软弱的时候,也有需要孩子照顾和安慰的时候,承认这点没什么不好意思的。需要帮助却又拒绝帮助,直至把自己的心情乃至生活搞得一团糟,这才是得不偿失。

原和珍是郑佩佩4个孩子当中唯一已婚的,不过夫妻俩决定不要孩子,只养了一条叫Sath的狗。

这条狗原本是老三原子养的,可她经常出差,郑佩佩这个名义上的“外婆”就得负起“妈妈”的责任。而郑佩佩的片约也越来越多,谁来照顾Sath就成了大问题。

郑佩佩想把Sath交给原和珍,只有这样,她才能彻底放心。原和珍不是明星且夫妻二人工作稳定,都很有责任心。但是左思右想,郑佩佩很难跟原和珍提这事,因为Sath毕竟是原子的狗,现在把本该妹妹承担的责任,经由她这个母亲之手交给姐姐,做母亲的似乎有欠公平。

不过,原和珍很快就看出来妈妈的为难,她主动说:“妈妈,Sath给我养吧。”满眼都是关切疼爱。那一刻,郑佩佩真觉得自己何德何能,上天给了自己这么好的女儿。

别的孩子从郑佩佩这里更多的是索取保护和关爱,而珍珍不同,她每每能在关键时刻,给妈妈以支持。养狗是一例,陪妈妈见李安导演,争取《卧虎藏龙》的演出机会,是另一例。

1997年底,郑佩佩还在拍摄电视剧《神捕》的时候,就听说李安要找她演《卧虎藏龙》里的碧眼狐狸。后来李安亲自来访,见到郑佩佩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佩佩姐,怎么样?你还能不能打?”

从此郑佩佩就把这事放在了心上。转眼到了圣诞节,她忍不住给李安去了一封贺电,还故意附上联络电话—她生怕戏开拍了,导演却把她漏掉了。之后不断有各种小道消息传来传去,郑佩佩越发坐立不安。到了第二年3月,快到原和珍生日了,她特意飞到纽约。原和珍见到妈妈很高兴,问她怎么这个时候来,郑佩佩说:“来给你过生日啊。”原和珍说:“是吗—”女儿拉长的声调让郑佩佩有点心虚。

通过几次联系,郑佩佩和李安终于约定了见面时间。可那天刚好是原和珍的生日。原和珍却对妈妈说:“没关系啊,我陪你一起去,正好我也很喜欢李安导演呢。”她还安慰妈妈,不用太担心,李安导演不是说了吗,只要你还能打,这个角色就是你的。

那天中午过后,母女俩就到了李安的家里。在他家厨房的大餐桌前,他们一直聊剧本,聊郑佩佩的角色“碧眼狐狸”,原和珍则在旁边安静、用心地听着。回去的路上,郑佩佩很高兴,因为她终于得到了“碧眼狐狸”这个角色;但她同时也感到歉疚。但原和珍搂着她说:“没什么啊,李导演请的晚餐很丰盛,不就等于是帮我过生日了嘛。”

美丽爽直的老三,妈妈鼓励勇往直前

事业上受妈妈影响最大的,是三女儿原子。虽然对于孩子们长大后要做什么,郑佩佩从不加以干涉,但如果他们有需要,做妈妈的一定会全力以赴提供帮助。原子原来是美国国家艺术体操队的队员,后来因为受伤,才不得不中断运动生涯。

最初原子在百老汇表演音乐剧,郑佩佩不知道唱百老汇音乐剧和演电影完全是两码事,有几次推荐原子去演电影,结果被女儿好一顿嘲笑。不过有了这几次经历,原子慢慢对拍电影产生了兴趣。

郑佩佩年轻的时候是出了名的大美人,而原子长得最像妈妈,也是天生丽质。漂亮的原子个性非常爽直,说话直来直去,郑佩佩曾经担心这样的性格不适合在娱乐圈发展。

1999年郑佩佩在香港拍戏,她在TVB有许多朋友,听说她家老三想往影视圈发展,便极力推荐原子去选港姐,“就算拿不到第一名也无所谓啊,会有很多导演从参赛的选手中间选演员呢。”就因为这样一个理由,原子稀里糊涂地被妈妈从美国叫回来,稀里糊涂地报名参赛,然后稀里糊涂地一路过关斩将,居然一举拿下当年港姐亚军。

站在台上,主持人曾志伟问她问题,原子总是听不明白。曾志伟问她:“你不是懂国语的吗?”原子老老实实说:“我是会讲国语,我的国语是妈妈教的,你的国语和我妈妈的国语不一样。”台下哄堂大笑。曾志伟与郑佩佩是多年好友,当然不会介意什么。但郑佩佩担心,如果换作别人,原子这样的说话方式难免会得罪人。

郑佩佩当然希望原子能从事她喜欢的职业,但以她这样爽直、简单的个性,要在复杂的娱乐圈生存,恐怕会碰得头破血流。从那时起,郑佩佩就决定,要尽可能留在女儿的身边给她保驾护航。

做母亲的苦心在于既要为女儿撑起一方天地,保护女儿不受明刀暗箭的伤害,同时又能使她清澈明朗的天性得以保存。她鼓励原子:既然决心要做这一行,就要有勇气努力尝试。人生本来就很短暂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一定要勇往直前。

正是在妈妈的鼓励下,原子才报名上海电视台“我型我秀”的比赛。赛事对她最大的诱惑是,优胜者可以得到美国歌舞剧《42街》的演出合同。初赛时还算顺利,进入20强后,原子的比赛变得跌跌撞撞起来。

20进10的时候,评委林依轮给评语的时候说原子太胖,应该减肥。一句话惹得台上的原子当场洒泪,接着台下的两派又吵得不亦乐乎。

这一次,从来不护短的郑佩佩站出来,面对媒体为自己的女儿辩护:原子哭是因为评委的话让她想到了以前在香港,很多媒体对她的身材发表的不公平议论。“其实我女儿的身材在美国算是很标准很健康的,只是在这里,大家都以瘦为美。”

在郑佩佩心里,三女儿需要自己的陪伴和鼓励,自己就应该站在她身边。

 #p#分页标题#e#

阳光健康的老四,母子平等互留空间

4个孩子当中,郑佩佩和儿子原和玉的关系最平等。本来她是一个东方式的保守家长,可因为有了前面3个女儿的育儿经验,到了儿子这里,她已经完全变成一个西方式的开明母亲。

原和玉是一名健身与营养专家,偶尔兼职表演和模特工作,现在独自居住在旧金山。他的家离同城的二姐原和珍家不远,只有约半小时车程。

郑佩佩中年得子,这个儿子又是千辛万苦才要到的,难免会更宠爱一些,但是口头上,她却总要说:“这是我为他们家生的孩子。”每当此时,儿子就要抗议。其实郑佩佩的意思是,如果不是当年夫家想要儿子传宗接代,她是无论如何不会遭这份罪的。但是在儿子听来,这却是妈妈在把他往外推。

接到儿子的抗议后,郑佩佩立刻把自己的话收回,然后笑眯眯地给他一个拥抱,算是抱歉。几十年来,母子俩玩这个“游戏”乐此不疲。

1992年,郑佩佩正式成为一位佛教徒,师从心云大师研习佛法,并渐渐开始吃素。儿子成为营养师后,常常劝妈妈不要偏食,膳食结构要合理,不妨适当吃一些肉类。郑佩佩总是打马虎眼,说我这样挺好,你看我现在多能打!儿子知道妈妈多年习惯,不是说改就能改的,便改变策略,不强求,但是见面就唠叨。

被儿子唠叨烦了,有一天郑佩佩终于正色对儿子说:“我每次回旧金山,都是住哪儿?”

原和玉:“二姐家啊。”

“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住老二家呢?”

“你说姐姐家住得舒服,他们夫妻会照顾人。”

“我为什么不住你那儿,难道你家就不舒服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你还没结婚,妈妈为了多给你一些自己的空间——既然我可以给你多一些空间,你为什么不能多给我一些空间?”

儿子无言以对。

郑佩佩对自己的这一招很得意:“我给他太多空间,他就不好劝我太多,也要给我空间。这就是大家互利的关系。就像我的三女儿原子信基督教,我从来没反对过她,所以我信佛她也不会反对。这就是我慢慢学会的做父母的一个诀窍,你想要孩子们做什么,先要想一想自己是不是做到了。”

郑佩佩坦言,小时候养育孩子的辛苦是身体上的,要照顾孩子们的衣食住行,而如今,孩子们都已经成年,自己和他们相处的时候需要动更多的心思。“做妈妈也是个技术活儿,活到老,学到老,我想我做到了。” 文/万易  

 

不孕(8),夫妻关系(12),北美崔哥(4),瑜伽(8),婚姻(1492),亲子关系(18),亲子(584),失陪族(2),中医(7),恋爱心理战(2),离婚(209),小三(33),养老(6),再婚家庭(1),离婚女人:莫用情交换男人的性(1),情商(10),“试离婚”——让纠结的婚姻喘口气(1),默多克离婚案启示:要保资产,先护婚姻(0),婚姻中最伤夫妻关系的5件事(0),不离婚,能要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吗(0),小三口述:情人为我“洗”出合法婚姻和孩子(0),男人在幸福的婚姻中也会出轨(1),关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能否分割夫妻共同财产问题(1),婚姻宝典:透析5类出轨男人的心理(1),主妇口述:为保卫婚姻 我花30万送小三去留学(0),我要离婚做“小三儿”(0),老公明目张胆和小三同居 婚姻还有救么(1),一个即将离婚女人写给丈夫的信(1),性生活不和谐,能有幸福的婚姻吗?((1),不同婚姻状况下的女人出轨后的心情(1),我和丈夫的夫妻生活不和谐 该离婚吗(1),没有爱情的婚姻如何保持幸福感觉?(1),离婚后“洋太太”这样评价中国男人(1),孙楠离婚内幕曝光 买红妹带男人回家过夜被捉(0),丈夫给婆婆的房子还月供,离婚时房产如何分割(1),没有爱情,也可以拥有幸福的婚姻(1),婚恋心理:最容易离婚的7类女人(1),老公出轨,我不想离婚,该怎么办?(1),离婚协议约定将房产赠与孩子,离婚后能撤销吗(0),七年“无性婚姻”,女律师跌落在出轨的边缘(0),第三者来了:孩子会拯救婚姻还是埋葬爱情(0),男方坚持离婚女方不同意,没有共同财产,只有一5岁小孩,他们能(1),离婚男给剩女们的15个爱情忠告(1),父亲让我与没有生育能力的老公离婚(1),亲子鉴定之后:生命和婚姻以如此方式结束(0),婚前合资买房,离婚时房产如何分割(1),离婚女人(1),离婚时财产分割和子女抚养权问题,请教!(1),男小三来袭,新一轮婚姻冲击波(0),性教育(13),